您好,欢迎来到阜新北鑫星液压有限公司!  

搜索

首页     |     关于我们     |     产品中心     |     营销中心     |     服务中心     |     新闻中心     |     人才中心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阜新北鑫星液压有限公司
电 话:0418-2195902        传 真:0418-2195903        邮 箱: 
bxxyyjyb@163.com
地 址:辽宁省阜新市细河区科技大街85号
备案号:辽ICP备0500282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沈阳    辽公网安备 21091102000025号

>
>
>
机械产业积极“走出去” 自主高端上升到国家

机械产业积极“走出去” 自主高端上升到国家

浏览量
【摘要】:
受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基建的拉动,2013年工程机械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2012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在欧洲掀起并购大潮,柳工收购波兰HSW、三一重工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山东重工收购意大利法拉帝等。  受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基建的拉动,2013年工程机械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两会上,工程机械行业代表对行业发展的建议,探讨如何发展壮大中国工程机械产业。  投资依然是促进2013年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受新型

受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基建的拉动,2013年工程机械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2012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在欧洲掀起并购大潮,柳工收购波兰HSW、三一重工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山东重工收购意大利法拉帝等。

  受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基建的拉动,2013年工程机械行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两会上,工程机械行业代表对行业发展的建议,探讨如何发展壮大中国工程机械产业。
  投资依然是促进2013年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受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基建的拉动,年后随后铁路公路、房地产、农田水利项目的开工,预计工程机械迎来温和复苏的局面。下面盘点工程机械在两会上如何表现来壮大中国工程机械产业。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一定要有消化能力
  全国人大代表、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向文波向表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一定要有消化能力,把相互的优势进行有效整合。
  向文波认为,企业国际并购最大的挑战是文化上的融合,解决的问题就是本土化。我们会尽量少派甚至不派去我们的管理团队,普茨迈斯特仍会由德国的管理团队来经营。但国际化是必须做的,不是可做可不做。一个庞大的企业市场过分集中,抵御风险的能力就不行,一旦局部市场出现波动,就会对业绩的稳定性造成影响,我们希望把三一打造成世界品牌,就必须国际化。
  同时,我们的并购、出海都是牢牢专注于工程机械,没有过度多元化。我们投资节奏的把握、投资时点的把握也是都有讲究的,这控制了海外投资的风险。
  不过,向文波也表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才刚刚开始,大部分企业还都是本土企业,国际化程度还很低,即使把国内的事情做完,国外的事情还有很多要做。中国工程机械企业要与国外重量级大佬们短“短兵相接”,可能至少还要10年到20年的成长时间!
  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
  全国人大代表、柳工集团董事长王晓华对表示,实施企业“走出去”战略,开展国际化资本运作“与狼共舞”,是对国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积极实践。
  在王晓华看来,当前我国的众多企业并不缺乏生产力,而缺少一批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他说,企业有没有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决定了一家企业能不能占领全球行业领导者的地位;国家有没有在世界上傲视群雄的民族企业品牌,则决定了整个国家产业的命运。
  对中国装备制造业而言,一般配套件的供应是非常充足的,然而诸如传动部件、控制元件、柴油发动机及关键液压件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主要还依赖进口,严重制约着中国装备制造业向高端技术产品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的步伐加快,国内企业一直在试图突破关键零部件的核心技术,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出海远航,加强国际化资本运作,希望借助跨国并购获得国外的先进技术,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能力。
  2012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在欧洲掀起并购大潮,柳工收购波兰HSW、三一重工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山东重工收购意大利法拉帝等。王晓华认为,中国拥有制造优势,而欧洲有技术、品牌、营销网络的优势,实施国际并购是中国自主品牌企业获取先进技术,实施全球化运营,由大到强发生转变,成长为世界级跨国公司的一条有效途径。
  成功并购HSW对柳工而言,首先是获得了先进的技术,其次是使得柳工在欧盟市场的业务得到推动。需要注意的是,柳工将有机整合HSW与柳工同在欧洲的营销网络,利用HSW的产品和技术优势推动欧洲市场。更重要的是,这为柳工成功布局欧洲市场提供了一个有利的战略要塞,柳工以此为平台在欧洲市场建立高效的研发、采购、生产、营销及配件服务网络,快速将其建设成柳工第二本土市场。
  危机中蕴藏着机遇
  谭旭光在2010年两会上说:“我对内燃机行业的发展提一点建议,内燃机既是耗能大户,同时也是实施节能减排最具挖潜空间的产品。我认为,抓好中国内燃机行业,就是抓住了节能减排的牛鼻子。”他建议,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应高度关注内燃机行业,将其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来管理,将内燃机亟待发展的重点产品列入国家“装备制造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产品目录中,在技术改造、基础理论和应用领域科研项目等方面给予更大支持和帮助。
  谭旭光2009年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说:危机蕴藏着机遇,大危机蕴藏着大机遇,市场只会汰弱者。他认为,市场衰退正是综合检验企业创新能力以及产品是否满足用户需求的最好机会。特别是当前,国家对发动机排放、能耗标准提高了门槛,对潍柴这样的优势企业来说是个难得的机遇。
  谭旭光,2005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十大人物,2010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2012年潍柴与与世界首屈一指的工业叉车制造商和液压技术的全球领先者德国凯傲集团(下称“凯傲”)成功完成交易。2013年的两会,谭旭光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提议,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五年履职执着绿色环保梦
  全国两会已经在京开幕,全国人大代表、广西玉柴机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晏平也赴京参加会议,并带去他的《关于建议国家对满足国Ⅳ排放标准的中重型车辆进行补贴的议案》,继续把目光瞄准如何降低汽车的尾气排放、促进环境保护上。回顾五年来,晏平的议案和建议基本上围绕内燃机工业的发展和绿色环保梦进行。
  在谈及自己今年的两会议案时,晏平说,“国家必须通过终端购车补贴政策拉动中重型商用车的排放升级,增强自主品牌商用车的竞争力,进一步有效控制和降低机动车尾气排放。”
  晏平认为,目前虽然商用车数量只是乘用车的三分之一,但是单车排气量和车行驶里程都比乘用车大得多,其总体废气排放量占比很高,据此,针对商用车的排放法规和政策应该作为机动车排放控制的工作重点。
  indent:2em;"> 晏平在议案中指出,商用车国Ⅳ法规将在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从国Ⅲ到国Ⅳ,据测算中型车成本将增加20000-30000元,重型卡车成本将增加30000-40000元,车辆越大越重,需要增加的成本越高。发动机厂和整车厂都面临着巨大的成本压力,无法承担增加的成本。另一方面增加的成本如果全部由用户承担,最终会转嫁到运费上涨,影响到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会带动物价水平的上涨。因此,如果国家能够给予国Ⅳ中重型商用车(具体为N2、N3类别)予以补贴,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是以鼓励的方式拉动技术和行业进步实现节能减排。
  回顾晏平五年来的人大代表历程,晏平特别关注发动机的绿色排放,如果说汽车是最大的活动污染源,那么玉柴就要做“最大活动污染源的控制者”,这就是为什么玉柴一直投入巨资进行发动机的排放升级,并成为中国每一个排放等级升级的领先者的原因。晏平说,“美丽中国”不是一句空话,需要许多事物的支撑。“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华,不能对环境进行破坏,而改善环境需要汽车装上“绿色心脏”。
  把打造自主高端装备上升为国家战略
  “高端装备制造,往大了说,象征着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涉及到国家的经济和国防安全;往小里讲,关系到很多产业和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奇瑞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金富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十年来,中国机械工业行业发展迅速,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装备制造大国,但还不是装备制造强国;而要实现“由大到强”的梦想,必须通过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培育和推进自主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
  王金富代表告诉记者:“在鉴定一个国家的机械工业是否强大时,人们都比较在乎几个方面的表现——是否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否具备较强的重大装备技术能力,是否具有较高的高端装备占有率,其主流技术装备品种质量是否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实际上,就是要看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得如何。”
  “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拉动内需和多项鼓励政策的驱动下,中国机械装备制造业在规模上实现了强劲增长。”王金富代表表示:“但是,中国自主品牌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普遍不强,中低端产能过剩、竞争尤为激烈,很多产业的高端环节都被外资品牌牢牢掌控;同时,在关键零部件和核心技术方面,长期以来一直被外资品牌‘卡着脖子’。”
  王金富代表认为,过去几年中,在国家的高度重视与支持鼓励下,很多企业都对发展高端装备业寄予了较高的热情,无论是在主机层面还是在零部件上都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即我国的机械装备产业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够强大,对自主高端装备制造业来说,我们还面临诸多的挑战。
  加快高端装备自主研发能力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告诉,我国已成为世界装备制造大国,但“大而不强”却也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受国际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的影响,我国装备制造业面临着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严峻形势。尤其是在高端装备方面,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开始将高技术、高附加值的装备产品的生产和加工制造产业,由海外开始陆续收回至本土,并采取了很多鼓励政策,如税收减免、补贴奖励等,鼓励投资商、制造商回归本土。
  王瑞祥说,当前先进技术靠引进、高端产品靠进口依然是我国装备制造业面临的严酷现实。高端机床、高端发动机、高端仪器仪表及控制系统,均需要从国外引进。其中,高档数控机床90%进口,数控系统95%进口,仪器仪表70%进口。在基础零部件领域,为高档数控机床配套的高档功能部件70%需要进口,大型工程机械所需30MPA以上液压件全部进口,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齿轮箱、2.5MW以上的风电齿轮箱、大型煤机齿轮箱、高速列车制动器、大型盾构机的电液驱动装置等几乎全部进口。虽然在船用柴油机方面我国与国外先进企业开展了合资、合作生产,但关键核心技术和品牌依然掌握在国外企业手中,我国仍未摆脱“打工式”的加工制造地位。
  王瑞祥强调,对于我国装备制造业来说,最关键的还是加快自主研发能力建设。国家要想办法一方面给予政策扶持,另一方面要整合资源,组织技术攻关。“目前,我国的科研院所力量还非常分散,应该在整合集中方面想办法,大专院校也应该考虑如何参与进来。我相信几方面的力量组织在一起,我国一定能够逐步攻破技术瓶颈,突破高端装备制造业国外企业垄断市场的现状,逐步形成以高新技术为引领,处于价值链高端和产业链核心环节,能够提升整个产业核心竞争力的高端装备制造业。”
  扶持高端装备自主化发展
  任洪斌表示,高端装备制造业是装备制造业水平的集中体现,也是一个国家国力的重要标志,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明确将其纳入“十二五”期间加快培育和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发达国家的高端装备供应商对我国惯用的手法是:当我国不能自主生产时,大幅提高价格;一旦我国内资企业取得国产化突破,则马上实行价格跳水,利用我国国产高端产品立足未稳的弱点,利诱用户,争夺订单,使我国内资企业无法获得订单,无法回收巨额的前期投入,以此扼杀我国正在培养的高端装备制造。
  因此,为运用好国内市场需求资源,加快我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推进装备制造业升级,任洪斌委员建议:一是以国内市场需求为筹码,按市场规则运作,迫使发达国家向我国转让技术,放松对我国高端装备的出口管制,放弃对我国中低端产品的进口限制;二是制定有利于自主创新的高端装备的采购政策,明确国家重点工程有义务做高端装备国产化的依托工程,在项目设备采购招投标时必须优先采购国产装备;对外商的报价应按其3~5年前在中国市场的实际成交价计算,以防止其恶意降价打压我国新进入该领域的内资企业。